研究界的高考:分析师拉票秀

押注游戏app-官方押注游戏app下载  > 押注游戏app >  研究界的高考:分析师拉票秀
0 Comments

“每到这个时期,都感觉自己像神经病一样,一面努力维持着专业形象,一面放下身段拜票路演好话说尽。”券商TMT行业分析师张一(化名)称,“虽然也参加新财富评选好几次了,始终还是不习惯,也许这就是不能上榜的原因吧。”

每年的九、十月份,新财富分析师评选如期而至。这一评选,主要是征集海内外合规机构投资者,例如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管等,由这些机构的基金经理或投资经理给参选的分析师投票评分,最终产生评选结果。

“这个季节,累!”10月27日,结束了新财富拜票的张一回到办公室,喝完杯里的咖啡,仔细看看落下的股票行情。

新财富分析师评选始于2003年,至今举办了十一届的“最佳分析师评选”,是分析师最为看重的一次评选。今年的新财富评选,网罗了47家券商和1500名分析师报名参选,在国内同类评选中规模最大,也是其自身规模最大的一次。

“为了能在新财富评选中取得一个好成绩,分析师们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张一说,“每年都会有新的拉票形式,千奇百怪。”

从请客吃饭到爱心早餐,从音乐MV到悲情比惨,从游艇派对到比基尼秀场,新财富的拉票手段换了一波又一波,总会令看官们惊讶。“不过前几年拜票玩得太大了,今年就收敛了很多。”张一表示,除了招商证券在传媒业峰会请出男星吴秀波和齐鲁证券三名女分析师大秀旗袍写真以外,其他拜票方式还算传统,短信电话问候、上门路演、请客吃饭、送礼品卡等,如果说新意的话,只不过是拜票的主阵地转向了社交媒体而已。

作为近几年成长最快的社交媒体,兼具即时性与时尚性的微信成为这期新财富的风光战场,张一告诉记者,“我的手机基本上是24小时开机,微信24小时在线。不管是推送研报还是获取信息,微信都是重要工具。”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有的是老老实实写研报,但是内容上突出新财富的;也有纯粹的拉票信息,或隐喻或明显。”

华泰证券首席策略师徐彪曾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名为《一把辛酸泪,满纸吐槽言——卖方研究三年感悟》,并未直白地打出拉票旗号,而是通过自己的分析师经历以及分析师行业现状,打出感情牌,再结合之前的几篇通俗易懂的宏观经济解读研报,让基金经理对其印象更加深刻。

在这个投票季,许多券商的分析师团队都建立了各自的微信号,将原本仅对特定客户发送的文章免费分享积攒人气。

这些微信号,一方面为分析师塑造品牌提供便利,另一方面也成为了拉票、吸引目光的最佳手段,比如民生证券宏观经济中心和广发策略团队的微信中,均明确提到“新财富请多支持”的词句,国泰君安策略研究团队甚至直接喊出“喜欢就是放肆!请放肆地给我们投第一!”的拉票口号。“其实有一些分析师拉票(手段)还是不错的,用新形式写出了新型研报,既不耽误本职工作,也能顺便拉票,看着也轻松,挺好。”张一称。

他口中的“新型研报”,指的是申银万国证券传媒团队和民生证券TMT团队最近发布的风格新颖的研报。

申银万国的证券传媒与互联网团队的《从非主流到AB站:80、90、00后亚文化属性演替与互联网投资策略》,运用极度互联网化的用词和独特视角,剖析了几代人在互联网不同的关注点,写出了80后、90后以及00后三个阶层不同经济基础及文化属性所带来的不同投资策略和逻辑,从而阐述了经济基础决定代际互联网亚文化差异,进而决定商业模式和投资机会。

民生证券TMT团队的《“她经济”崛起:看完你才配得上中国女性——女性互联网消费深度研究》,以成体系的女性消费习惯剖析,阐述了“她经济”崛起,认为女性渐渐成为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消费主力,以女性消费为主导的“她经济”时代已经来临。通过对女性生理和心理需求带来的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分析,提出泛电商与O2O将是女性互联网主要的变现模式。

但是,在浩如烟海的研报中,上述两篇只是形式新颖语言活泼而已,而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可谓“文体高手”,从“体”到“玄幻体”,从“校园爱情”到“智取威虎山”,甚至喊出“5000点不是梦”,任泽平的研报让众多看官刷新了对研报的印象,也刷新了对分析师冷静分析风格的印象。

和任泽平一样,虽然众多分析师为了新财富上榜“也是蛮拼的”,但是暗地里,参与各方对新财富的吐槽就没停止过。

在一款金融界很流行的号称“暗黑版朋友圈”的匿名社交工具“无秘”中,新财富投票季,各种吐槽爆料充斥其中。

“和朋友圈刷屏拉票正相反,无秘中很多对新财富的负能量,卖方为了能够上榜有送礼的,陪玩的啊,传说还有更甚者。有些分析师为了新财富,真的豁了出去。”张一说道,“也有一些纯粹发泄的,平时没做好服务,临时去拜会买方,被买方给脸色看,又不敢当面表现,来这里骂街,也有在无秘里攻击对手的,反正负面十足。”

和卖方暗地里大肆吐槽买方一样,买方人士也没放过吐槽卖方的机会。有些基金经理由于一些分析师平常不常路演,服务也不到位,因为新财富投票就临时抱佛脚而感觉厌烦。“从来也没见你来服务过,拜票来几次我就会投你?开玩笑!”无秘上有基金经理称。

但是也有一些对新财富评选季里突增的服务表示接受,北京的一位基金经理表示,“我感觉挺好的,他们上门提供更好的服务,何乐不为呢。我倒没觉得他们烦,一直这样高质量服务的话就好了。”

“大家对它抨击不断,吐槽也不断,但是为了得到它又拼尽手段。”张一说,“新财富评选就像研究界的高考,已经基本上成为了业界的一致评价。”

新浪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这样表述,“籍籍无名者偶一上榜,便能年薪百万鱼跃龙门,在各研究机构之间被如足球运动员转会般争夺;长期在榜者则一言九鼎,举办的分析师电话会议期期爆棚,被新入行的买方研究员视为导师和领袖,以至于能对股价走势呼风唤雨,犹如金手指。”

这样的激励下,分析师前赴后继,以期折得蟾宫桂冠。但是,成为新财富最佳分析师,付出的努力也是巨大的,张一透露,“那段时间我基本每周都在出差,挨家上门路演,晚上回到酒店写研报,拼完服务拼速度。晚上发信息问候已经成了常态,12点之前几乎没睡过。也就是趁着自己年轻,能扛得住。”

像张一这样的年轻分析师目前是参加新财富的主力。数据显示,报名参加这届新财富评选的近1500位分析师,平均年龄32岁,正是风华正茂时。

但是“这两年再拿不到新财富,估计也不会继续干了。”张一解释道,“如果几年之内没出成绩,自己面子上挂不住不说,待遇也得不到提升,甚至还有被下调的风险。现在我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拨又一拨,有不少同事要么跳槽到私募,要么跳槽到基金,甚至还有去做互联网金融的。分析师就是一个青春饭,而且是越来越难吃的青春饭。”

虽然或被诟病或被追捧,但类似的这种评选对于券商行业,对于分析师行业的推动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太平洋证券研究所原副所长张伟明表示,“在新财富出现之前,国内没有一个合理的对分析师的评价体系,分析师的地位也比较低;此类评选的出现,对整个研究行业的规范性和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分析行业也开始显露价值。”

一位早期曾在某券商研究所工作过的业内人士也表示认同,“我们那会儿研究员日子很难,因为不能给公司带来收益,工资、地位都比较低,普遍羡慕投顾,感觉那才是好工作。但在分析师评选逐步被大家接受之后,因为能带来分仓佣金,大家对分析这块开始重视了,待遇比以前强多了,配备的人手多了,若能获奖,还有机会拿到大把的奖金”。

Wind数据显示,2013年,券商获得机构分仓佣金51.04亿元,相较2003年的2.71亿元增加近19倍之多,分仓佣金的提高也推动了分析师身价的提高。今年3月份,海通证券明星分析师赵晓光跳槽到安信证券,传年薪八百万,引起业内震动。

虽然分析师生存环境有了很大改观,但目前卖方机构同质化竞争加剧也是不争的事实。部分券商研究所尝试走向不同的方向。今年年初,日信证券研究所裁撤了位于上海的卖方研究力量,除了少数几位分析师调往北京以外,大部分卖方分析师被裁撤。东海证券也裁撤了北京的研究力量,全部从事内部服务。

张伟明表示,研究所为了应对同质化竞争会转型,“会走差异化的路子,市场上会留下几家能做全能型卖方业务的券商研究所,最多不超过十家,他们还能够按照现有模式为机构服务然后收取佣金作为回报。但大多数券商很难做到这一点,会有一批券商会放弃全行业研究的模式,将某些行业做得更加专业化和更具特色,在一定行业的深耕会给其带来一定的佣金收入。”“这个行业一定会改变,竞争也会更加激烈,但是也会越来越健康。研究还是要回归本源的,也许到了那时候会更忙,更累。”张一坦然地表示,“现在虽然也很忙,但是没有拉票忙了,总算能抽出空来陪陪家人了。要是能够上榜,带着老婆孩子去领奖,多美!”说完,张一脸上浮现出淡淡笑意。

主办方欢迎投资者的广泛意见,但为了共同营造和谐的交流气氛,需提醒投资者的是,投资者提出的问题内容不得含有中伤他人的、辱骂性的、攻击性的、缺乏事实依据的和违反当前法律的语言信息,相关重复问题不再提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